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网络棋牌游戏赌博 > 圣诞节 >

译著小说集《中国西部小说选》(中译英)

发布时间:2019-08-20 18:57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朱虹:说来也巧,我的初稿刚完,就有纽约的《巴黎评论》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从来没有介绍过中国作家,问我除已经出版的译作手头还有没有东西。我说你们早就该介绍中国作家了,就把我刚刚译出的《坚硬的稀粥》给了他们。因为出版周期慢,这篇东西是1992年发表的。

  王蒙有智慧,有自嘲,有超越,很乐观,很坚强。很多人以为他是官员,其实他是有个性的人。我写不出那样的小说,但可以做翻译,让外国人更多地了解他。翻译他的作品真是要下功夫,《王蒙自传》我与刘海明合作,是我们翻译中下功夫最大、最辛苦的,也是我最得意的翻译作品。

  朱虹:多读,就有很多现成的短句在脑子里。不要现翻译。外国人在中国生活长了,也能随口说出顺口溜。有的电台、电视台主持人一开口,不看就听得出是中国人说的英文。他们说的是英文,调是中国的调。

  中华读书报:我发现您很多翻译工作,都不是为了翻译而翻译,而是从兴趣着手。我想这应该是翻译的最高境界。

  朱虹:《中国西部小说选》出版后反映较好,英国买了版权,改了封面,用《苦水泉》的标题重新出版。第二年我到了英国后有人送了我一本,我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。后来这本小书又被转译成印尼文,在雅加达出版。这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。

  我觉得很幸福的是,英文是我的娱乐,也是我的饭碗。我虽然有很多病,肾啊子宫啊很多地方都动过手术,膝盖是假的,还有癌症,但我都活过来了,活得还很开心。癌症手术住院两周我就出院了,装作啥事儿没有,朋友们都不知道。

  中华读书报:您的翻译灵活,不受太多拘束,但是否也会受到一些质疑?过去翻译讲究“信雅达”,您对翻译的理解呢?

  朱虹:我已经奔九十了,不怎么考虑生死的问题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旅行,翻译,一会儿去美国,一会儿去养老院,忙起来照样开夜车。不为活着而活着,不为年龄而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  2018年1月,八十五岁的翻译家朱虹首次亮相北京图书订货会,是为了译作《温暖的荆棘》(中英双语版,作者毕淑敏)的出版。此前,她从来没为某本书的发布参加过这么热闹的场合,更不用提上网、微信或微博等新媒体了。

  朱虹:我翻译外文,没想过要出版,只是好玩。我追求既忠实中文,又要让译文像英文。作品翻译成英文,“中国味”应该传达,但不能让中国的句式渗透到翻译中。一定要避免中国式的句型,要用英语思维。

  朱虹:莫言比较有才,有创意,但是在美国,在广大的读者中,他还是小众的。到现在为止,无论作家多么优秀,英文翻译也很好,但可能两个社会文化差别太大,中国没有什么作品在美国特别轰动,都是小众的知识分子、汉学家们在读。

  朱虹:没有什么成就,我吃亏在中文不好,我承认我的英文比中文好。他们管我叫“小迷糊”。我安于这个状态,懵懵懂懂地过。我对英文,读的时候能读出味来,我很享受。我想来想去,还是做我喜欢的事,把我喜欢的中文作品翻译成英文。

  朱虹:就像说话,“我爱你”三个字,语调不同,可以是反讽,也可以是恳切、哀求,在不同的情况下,你说出来的那个调,意思完全不一样。我比较注意语调,注意翻译的情绪和倾向。我做翻译没有正儿八经像老师做学术。只要把中国话翻译成英文,表达清楚,语言生动就好。翻译不是抠着中文把英文句子串起来。

  朱虹:他们管我叫“大头”,就是没心没肺。但是我觉得特别幸福,我认识很多人,也许爱好音乐,但是做的是另外一种工作,生活和爱好是分裂的,我是统一的。

  ,天津人,英美文学研究专家和翻译家,教授。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,此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从事英美文学研究。1992年以来一直担任美国波士顿大外国语言文学客座教授。历任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及外文所工作人员、英美文学研究室主任及学术委员、外国文学系主任、研究生院教授及博 http://dicktempleton.com/shengdanjie/109.html
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